您現在的位置:
德孝法治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辟謠!別傳了,所謂廳官夫人被打是9年前的舊聞

時間:2019/6/25 16:50:22 點擊:

  核心提示: 核心提示: 23日,一則《湖北廳官夫人被誤認為上訪者遭警察圍毆》的網文在朋友圈大量轉發刷屏,查詢資料,記者發現,這則引人眼球的網文竟是發生在9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一則舊聞,對于此事,齊魯晚報當年...

核心提示: 23日,一則《湖北廳官夫人被誤認為上訪者遭警察圍毆》的網文在朋友圈大量轉發刷屏,查詢資料,記者發現,這則引人眼球的網文竟是發生在9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一則舊聞,對于此事,齊魯晚報當年也有權威報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廳官夫人因為長的像訪民政府單位門前被打,22日,這樣一則網文在朋友圈流傳,引發大量轉發討論,一時群情激奮。

不過,記者在仔細閱讀時卻發現文中描述的事發時間是在6月23日的上午,可是現在明明是6月22日,明天上午發生的事情何以如此堂皇的面世?查詢資料,記者發現,這則引人眼球的網文竟是發生在9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一則舊聞,對于此事,齊魯晚報當年也有權威報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辟謠!別傳了,所謂廳官夫人被打是9年前的舊聞

奇聞:廳官夫人信訪局門前被打

23日,一則《湖北廳官夫人被誤認為上訪者遭警察圍毆》的網文在朋友圈大量轉發刷屏,該文引自荊楚網記者占才強的報道,該文主要內容為湖北省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妻子被6名警察毆打16分鐘,武昌公安分局道歉稱“誤會”。公安錯打了政法委副廳級干部的家屬。武昌公安分局派駐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錯打了湖北省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58歲的妻子。 該文據稱最早是發端于一篇題為《驚曝!湖北省委門口領導家屬被便衣誤作信訪對象暴打》網貼,該貼稱事情發生在6月23日上午,湖北省政法委綜治維穩辦某領導的妻子陳玉蓮到位于武漢市武昌區水果湖的湖北省委機關辦事,在門口打手機給政法委領導時,突然從省委大院沖出6名男子,一個身著黑色圓領衫、紅色短褲衩、戴著粗項鏈的光頭男人照著陳玉蓮頭部就是一拳,又照其腿猛踢一腳。被打得東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陳玉蓮質問: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屬,你們為什么打我?但繼續被打。 網帖稱,6人圍住她左一腳,右一腳,像踢足球一樣在她身上猛踢,數次把她打倒在地。她掙扎著爬起來,其中3人又一擁而上,同時用腳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頭部磕碰在崗亭鐵欄桿上。6名男子圍毆她16分鐘,后來被打的官員夫人被帶到省信訪中心的一個公安室,她趁機打電話給愛人求救,最終才被政法委同志營救。 對于網貼,南都記者經過調查核實陳玉蓮確有其人,她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黃仕明。黃仕明本人也向南都記者證實了愛人被打一事。也就是說,網貼所說基本屬實。 廳官夫人竟然在信訪局門前被毆打16分鐘,全身多處受傷,離奇到聳人聽聞的情節,觸目驚心的圖片,這則網文極具傳播力,很快引發大量轉發關注。 那么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辟謠!別傳了,所謂廳官夫人被打是9年前的舊聞

漏洞:明天發生的事情何以今天就大肆流傳?

這則網文細節豐富,照片清晰,按照有圖有真相的邏輯似乎不會有假。不過,有眼尖的讀者還是從中發現了問題。根據網文廳官夫人被打發生在6月23日的上午,而網貼發文則是在昨天也就是21日。 也就是說,按照網文,廳官夫人被打是在明天的上午,明天上午都還沒有到來,何以在昨天就能將明天發生的事情描述得有鼻子有眼,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記者在搜索引擎輸入“廳官夫人被打”關鍵詞,竟然意外發現,跟今日流傳網文幾乎一模一樣的消息,竟然在2017年9月2底就在網絡流傳,文字、圖片幾乎與今文不差一字。 有這兩個證據,完全可以得出結論,不管河北廳官夫人是否真的在信訪局門前被打,此事絕對不是新近發生的新聞,即便是真的也只能是一則舊聞。

舊聞翻身被熱炒,只能是自媒體拿舊聞操作博眼球,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這則舊聞被拿來重抄已經不是首次。 那么,是否真的有廳官夫人被6名便衣毆打一事呢?答案是肯定的,的確發生過這樣一出堪稱鬧劇的案情,事情的主人公的確是湖北一名副廳級官員的妻子陳玉蓮,事發的詳細時間則是在2010年的6月23日的上午。當年,齊魯晚報記者還曾對此進行了權威報道,詳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原由以及后續處理結果。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辟謠!別傳了,所謂廳官夫人被打是9年前的舊聞

辟謠:9年前的舊聞早已有定論

陳玉蓮為何到信訪局去,又為何會挨打呢?根據當年的報道,陳玉蓮并非是眾人想象中的無事路過,而的確是專程是奔著湖北省委大院而去,目的還真有點“上訪”的意思。

原來,外人眼中風光的廳官家庭生活卻十分不幸,兩人育有一名獨生女,卻不幸罹患紅斑狼瘡和尿毒癥,在湖北省人民醫院接受治療時不幸身亡,時年24歲。對于女兒的離世,夫婦二人認為醫院的治療失當是致其死亡的原因。該案由武漢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受理,不過,陳翠蓮回憶說,文保分局以種種理由遲遲不立案,并不組織鑒定。不得已,家人去了2005年6月全國公安局長的大接訪。在大接訪之后,文保分局才正式立案,并委托司法鑒定。此后醫患雙方長期拉鋸。

女兒的離世給了這對夫婦幾乎致命的打擊,許多年來一直沒從女兒的死亡陰影中走出來,黃芃芃的骨灰放在她生前的房間里,作為父親,黃仕明連女兒生前遺落的頭發都不讓人清掃。黃仕明一度把工作當做了精神寄托,下班后就遛狗,那條越來越老的狗,還是女兒生前留下的。即便如此,黃仕明還是禁止夫人上訪,開出了不去北京、不找媒體、不發帖的要求。

6月23日陳玉蓮被打當日,就是趁著黃仕明去河南開會的機會,到信訪局約見湖北省政法委的一位副書記,打算談一談自己的職稱和待遇問題和黃芃芃一案的進展。 沒想到的是,到了省委大院門前,剛要掏出手機給領導打電話,就遭遇了飛來橫禍。后來,根據當地的調查,現場參與暴力事件的6名便衣,分別是肖邦民、鄭志強、潘顯光、劉清新、蒲全鴻、余金領,都是武漢市武昌區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的警員。這6人都是派駐省委大院的信訪專班人員。他們在編制上隸屬于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2010年7月20日,武漢警方公布了此事的處理結果,給予肖邦明行政記大過處分,并調離公安機關,給予蒲全鴻、鄭志強記過處分。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張泰來)

作者:張泰來 來源:齊魯晚報

jj斗地主官网下载

關于我們 | 工作指導 | 德孝基金 | 聯盟派駐 | 志愿申請 | 志愿查詢 | 德孝小記 | 駕駛查詢 | 德孝記者 | 人員查詢 | 基金人員 | 講師查詢 | 榮譽講師 | 青年講師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院  郵編:100733  電話:010-65365235   京ICP備16014648號-4 京ICP備(英)16014648-12 京ICP備(中)16014648-13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文信京[2009]091282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12031號   投搞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顧問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
版權所有 德孝中華周刊所有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德孝中華周刊》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須經本網書面授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站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